首页 > 网易娱乐 > 正文

专访|詹青云《奇葩说》夺冠,少数派的黄金时代

2020-01-18 20:48:38 来源: www.687.net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专访|詹青云《奇葩说》夺冠,少数派的黄金时代

出品|娱乐FOCUS

采访/撰文|邢晓楠

写在前面

采访詹青云前,我到她入住的酒店打印资料。前台的小姑娘扫到标题,非常惊讶地问我:“哇,你也是辩手吗?”

我说我不是,你有见到他们吗?

想必是辩论队的入住画面过于浩荡,她声情并茂地给我比划:“有见到,他们好大一群哦!不过……我一个都不认识。”

同天下午,我拿朋友的相机记录了现场。她看到存储卡里的图片后,在微信上发来一串长长的语音。

“詹青云和庞颖!”她说,“我天……我的天!”

只在特定的圈子里爆红,只对特定的群体爆发杀伤力,这是《奇葩说》很多辩手的现状。媒体将他们定位为明星,但从娱乐圈的角度讲,他们的定位也是剑走偏锋——不靠唱歌演戏,也不是主持人,却凭“说话”赢得无数掌声。

《奇葩说》一季又一季,寻找的是华语世界最会说话的人。1月18日,第六季尘埃落定,这一次的bbking花落詹青云。

节目组给她贴的标签是“哈佛女博士”,粉丝说她像“侠女”,关于她的热搜包括“女生一定要多读书”,抑或“负债百万读哈佛”。

这些话题,已经被讲述过太多次。

而在这篇文章里,你会看到的是,「一个少数派」遇到「一群少数派」,然后一起突破重围的故事。

专访|詹青云《奇葩说》夺冠,少数派的黄金时代

一个人

上小学之前,詹青云觉得自己十分机智。

四五岁的小孩,记性特别好,《三国》、《水浒》这样的大厚本张口就来。国有企业的工厂大院狭小封闭,她在那个环境里是个小神童一样的存在。

谁知道一上小学,世界天翻地覆。彼时还没人知道詹青云将会在日后申到哈佛衣锦还乡,所见只是她六次转学,次次垫底。一位老师劝她妈妈把她送去技校,另一位则委婉地送她一句歇后语:马尾巴穿豆腐——提不起来。

小阿詹一时无法接受这种落差,认为世界欺骗了自己。

转机发生在初中。当时詹青云长期遭受老师打压,变得相当害羞,表达欲常年被压抑。然而一节历史课上,老师出了这样一个辩题:杨贵妃是唐王朝由盛转衰的关键因素吗?

自古国破怪红颜,当看到班里不少人偏向“是”的立场时,詹青云坐不住了——那也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辩论性质的当众发言。她迅速站起身,大声说:“杨贵妃只是一个小女人,唐明皇自己贪恋美色,到头来倒让美色负责?”

那场“煽动性”的发言为她迎来了热烈的掌声,也第一次向她展示出了语言的力量。

其实在那场辩论前,她的成绩便已大有起色。而那场辩论后,她更是一路高歌猛进,以658的高分入读港中文。

入学的第二年,她动了进辩论队的心思。

面试是一场模拟赛,一名队友用完了所有的发言时间。没说几句话的詹青云自觉没戏,只好往台下看。台下坐了个人,用她的话说就是“长得像小孩似的”。她心里正琢磨:这应该是个来旁听的路人——对方就叫住了她。

进了辩论队以后,詹青云才知道,她心里的“小孩”是邱晨,当时在辩论队担任教练。叫住她是觉得这新生算个可塑之才,刚才没发挥出来,再详细问问。

从那时候起,她的生活就和辩论绑在一起了,她和许多人的缘分也因为辩论结下了。

专访|詹青云《奇葩说》夺冠,少数派的黄金时代

两个人

如果不是辩论,庞颖和詹青云会是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

一个在耶鲁学商,一个在哈佛学法。如果说有什么共同点,那就是都在“高龄”求学:詹青云高中毕业又读了十年书,庞颖则在29岁那年申请耶鲁。

两人不算一见如故那种友情。在辩论赛场上无甚交集的相遇过两次之后,她们才在新加坡亚太赛的宿舍里迎来熟悉的契机。

庞颖穿着睡衣只想隐形穿过走廊,一抬头,詹青云迎面走来。詹青云刷着牙口吐白沫,一抬头,庞颖低调路过。场景尴尬,两面相觑,相顾无言。直到最后一晚,两个人才在友人四散的宿舍里有了聊人生的机会。

辩龄相似,又都在外求学,这一场天,她俩聊得酣畅淋漓,只恨身旁无酒。

再见面的时候,詹青云竟然从贵州老家拎来一瓶茅台,两个人喝了一宿。采访到这的时候,庞颖正歪在椅子上打游戏,阿詹则从沙发上转过身,认真又柔软地对我讲:“我请她喝过酒了,喝过酒的人就差不多是朋友了。”

那是一段很恣意的日子。两个人还没参加《奇葩说》,詹青云微博就二百粉,在上面胡言乱语也没人指摘。要说有什么困扰,就是作为哈佛法学博士的学习压力。

“压力有多大?”

“我们那时候买饭的逻辑,是我买了这个饭可以去哪里看书。我每天回家的路上就想……今天还有60页。”

二十郎当岁,别的年轻女生都谈恋爱,她为求学分手。想吃好吃的,得自己做。没有解压的手段,因为没有解压的时间。连看闲书的自由也受限——不能看新书,因为怕停不下来;也不敢读有智力挑战、会给自己压力的书。翻来翻去,只能掏出金庸的武侠反复看。还有啥?哦,《甄嬛传》。

同时期的庞颖正在耶鲁读商。从某种意义上讲,她比詹青云更叛逆——她是工作又辩论,辞职又读书。

工作的时候,她一请假去辩论赛她爸就着急:“你不怕领导觉得你不务正业?”

申耶鲁的时候,她29了。同学开始讨论孩子教育,她张罗的是自己的教育。聚会的时候一群未来名校生的妈,庞颖心想:“我是名校生本人呐。”

打辩论打出的革命友谊,念书念出的惺惺相惜。做人群里的少数派做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要毕业了,终于能回归正常人的生活了。按照剧本,她俩本该一个做律师,一个做咨询,回归精英道路,稳妥步入中年。

谁料到,当年詹青云面试辩论队时那个“小孩”又跳出来了。

“是邱晨邀请你们去《奇葩说》的?”

“她那不叫邀请,这个词用得太客气了,她‘叫’我们去的。”

与詹青云和庞颖不同,大学毕业后,邱晨开始了自己的“港漂”生涯。当初的辩论队队长尝试了各个行业——记者,编辑,设计师……

最后还是回归了辩论的老本行。

2015年,邱晨参加了《奇葩说》第二季的录制,并成为了当季的“奇葩之王”。从那时起,她便频繁对詹青云和庞颖发出爱的呼唤。

“你们俩来玩啊。”

“不去不去。”

“锤死你啊!”

专访|詹青云《奇葩说》夺冠,少数派的黄金时代

录到第五季的时候,詹青云和庞颖毕业了。有了庞颖的陪伴,阿詹多了些安全感。再加上邱晨的推波助澜,两人决定暂缓毕业旅行,转而投入到《奇葩说》的准备中。

那时候她俩还没觉得这个舞台和以往的辩论赛有什么不同,也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个决定会影响未来的轨迹。

决定参加节目的前几天,詹青云刚刚结束司法考试——这个以高难度和变态著称的考试是众多法学生的梦魇。为了放松,她和庞颖豁出血本买了迪士尼的全天票。两个人一进迪士尼的门,编导催稿的消息就来了。

迪士尼酒店的床头都是米老鼠,窗户也是米老鼠,她俩坐在米老鼠的床头和窗户前改稿子改得满腹牢骚——浪费了高昂的迪士尼票价让她们至今耿耿于怀。

稿子改得磕磕绊绊,第一期节目的录制也不尽如人意。詹青云对这个节目的期待是这样的——要么就还行,要么就被淘汰了,她还能完成自己的毕业旅行。谁知道自己“迅速地被骂了”。

没做过公众人物的人很难想象那种茫然,詹青云在此之前也是个纯素人。当时针对她的攻击主要有两方面,一个是偷换概念——“她用的方法在辩论圈是挺常见一种方法,”庞颖解释,“但这其实并不是偷换概念”。另外一个是“不接地气”——这和她刚开始的辩论方式偏逻辑、偏学理有关。

另一边,庞颖的辩论方式也被不少人诟病。这些年她做辩手、做教练,几乎拿了所有重大比赛的冠军,但到《奇葩说》里,大量的辩论经验反而成了桎梏:除了逻辑严密的论据,发言的内容能否吸引观众,是否有文采、或者好笑,也是重要的考量依据。

这是辩论综艺化必须迈过的门槛,倾听者不再是裁判,而是台下和镜头前的观众。总而言之——“你得让别人喜欢你说话。”

这里有一个普遍的共识。《奇葩说》的辩论和传统辩论赛不一样,所以一些传统辩论赛出身的选手会水土不服。难免有人会去对比这两者,非要比出个高下——“这没必要,”一名校园辩论赛出身的辩手这样和我说,“没有人想让辩论成为一个自说自话的游戏,有人开口就需要有人倾听。”

困境不仅是选手的。辩手考虑的是如何在这个新的规则中找到平衡点,而节目组要考虑的事情更复杂——如何做出一个既保留辩论核心、又能吸引观众的综艺节目。

这是詹青云一个人的突围,也是《奇葩说》一群人的突围。

专访|詹青云《奇葩说》夺冠,少数派的黄金时代

一群人

《奇葩说》的制作公司米未聚了一群狂人。

CEO马东是一名叛逆的中年人。作为60后,他心目中完全没有“铁饭碗”这个概念。先从澳洲离职回国,又从湖南台到中央台,继而在央视的离职潮起前投身进入互联网行业。最后一次离职,他不给人打工了,自立门户“米未传媒”,旗下两档王牌综艺,一档《奇葩说》,一档《乐队的夏天》。

然而无论是乐队还是辩论,都不是受众广泛的题材。乐队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太久,辩论更是一个只在大学校园里风行的项目。

2019年的《乐夏》好歹还有《奇葩说》的点播量背书,而《奇葩说》启动时期的米未可谓一张白纸。策划拿出来了,路在哪呢?

敢做小众内容的团队,有勇气。

而能把小众内容做大的团队,有本事。

既然定了小众的点,选手也都没往主流上选,那就必须在内容上做爆破。

具体爆破到什么程度?第一次招商未遂后,米未的另一名合伙人牟頔亲自带人去和客户沟通。她没提别的,而是把《奇葩说》的一道辩题丢到当时的客户面前:“如果你不爱你的老婆了,你会不会跟她离婚?”

这是《奇葩说》的出题原则。常见,常见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但却是如此难以启齿、难以直面。

婚姻题?好,离婚分财产。

职场题?好,996加班。

亲情题?很好,你要不要把父母送去养老院?

一堆处理不好就要上社会新闻的话题。

马东说,做《奇葩说》是一件很摇滚的事。而牟頔说,第一季的《奇葩说》最珍贵的地方是大家想怎么说话怎么说话。

“你可以站着说,蹲着说,你可以指着对方说,你也可以冲过去,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那些东西都是你真实想说的。”

“它无拘无束,以有意思为前提,而不是以意义为前提,那个东西在我看来……很朋克。”

大概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一群本来只能在自己微博上碎碎念的人接过了麦克风,且声音如此响亮。我开始以为只有玩辩论的大学生在看,后来发现做媒体的朋友也在看,做建筑的也在看,一群只玩知乎的程序员也在看……

我试图找出观众的共性,而他们没有共性。

而台上的人,有律师,有咨询,有家庭妇女,有玩摇滚的,还有女团成员。乍一看也没啥,一开口,有内味了——一群少数派。就是那种学生时代被老师揪着领子站出来呵斥“怎么就你和别人不一样”的那群人。

一个少数派,有点寂寞,有点可笑。

两个少数派,或许还是可笑,但没那么寂寞了。

而一群少数派聚在一起,就变得浩浩荡荡,变得威风八面。虽然别人还是不认识你,但是会发出这样的感慨:“他们好大一群哦。”

专访|詹青云《奇葩说》夺冠,少数派的黄金时代

一代人

詹青云走出困境的方式很出人意料。

第一期节目播出来,争议汹涌而来。她起初有些沮丧,还“写了一些负气的话,营造了一些小说伤感的情节”,但随即而来的感情却是“不服”。

当时她对这个舞台还不熟悉,稿子又一直被否定,上台的时候就底气不足。论据是按各处的意见凑起来的,她真正想说的东西不多。

“你现在骂我,我就不相信能一直骂我。后面有一些我觉得打得很好的比赛出来,你们要还是骂我,我就认了。”

《奇葩说》的舞台是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庞颖提到,她准备辩题时会碰到一些逻辑很棒的东西,但队友会劝她,这个东西太学理了,没有人爱听。

“那我也做不到次次做自己。”

但是稿子按别人的意思改,无论赢还是输,她并不开心,因为“没有讲自己想讲的东西”。

詹青云显然也迷失在了别人的意见和否定里。别人说她高高在上,她就努力接地气。别人说她说话无趣,她就努力编段子。

结果效果适得其反。

曾经,她是人群里的少数派。而到了《奇葩说》这个少数派云集的舞台上,她又有点格格不入。她热衷理性,热衷面无表情,又热衷把一件简单的事讲得慷慨激昂。别的“奇葩”要么像黄老邪,要么像令狐冲。她一站起身——仿佛郭靖要死守襄阳。

于是所有人都告诉她,这样“不讨喜”。

可是人活着不是为了讨别人喜欢。

第五季临近尾声的时候,她已经有点想明白了。“神仙打架”那一场,不少人惊叹于陈铭“两朵乌云”的博学,但也有一批人被詹青云与陈铭对峙的模样迷倒——那是一种鲜少出现在综艺舞台上的、充满力量和智慧的女性美。

到第六季的时候,她做出了彻底的改变——那就是什么都不变。

“我没有觉得第六季和第五季有什么不一样”,她说,“观众的反馈就变得很正面。”

前期设法迎合观众却被攻击,后来展现出理性的一面却赢得人心。一名阿詹的迷妹告诉我,詹青云让她看到了思辨的迷人性。

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看了两季《奇葩说》之后,这个曾经不敢在课堂上发言的小姑娘打了一场全英文的辩论,她把这归结于阿詹和陈铭带给她的力量。

完全没有准备,詹青云成为了许多人的“人间理想”。有记者问过她博学的事,她一脸不敢当:“我觉得也太夸张了,我一共就举了三本书的例子。”粉丝说她有侠气,她也很困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

好在庞颖旁观者清,抽丝剥茧,给她的风评转变下了结论:“她本身就是慷慨激昂的一个人,只是后来坚持了自己的那一套。”

一个少数派遇到一群少数派,并仍有权利和勇气去成为少数派里的少数派,这是这个时代才会发生的事。

人是群居动物,原始时代,落单的会被野兽袭击。“特立独行”这个词听着浪漫,践行起来,要对抗的东西太多。所以在漫长的岁月里,人们埋头前行,一怕“不一样”,二怕“被落下”。

而在温饱问题已经解决的今天,这条规则的存在依然合理吗?网络已经把智人们行走的荒原缩小成一座村落,相比于被落下,一个脱离队伍的人更可能遇到的是另一个脱离队伍的人,而不是野兽。

而在他们行走的那条道路上,还有更多的“离队者”在等候。而当这些人行走在一起时,这条新的队伍,会走上一条前人未曾涉足的道路。

那么人类行走的边界将因此拓宽,成为“少数派”也不再是一件让人畏惧的事,而是一场壮举。

那么这一个人、一个综艺、一个队伍的故事,也就太微不足道了。

【尾声】

詹青云曾质疑过自己参加《奇葩说》的意义。

那时对她的争议尚未好转,面对网络上倾泻的情绪,她问自己:“我为什么要来参加奇葩说?”而聊到最后,她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没有参加《奇葩说》,会使我失去一个身份。”

那是一个带着光环的身份,是观众所熟悉的那个慷慨激昂、家国天下的詹青云。那个詹青云会说出“趁年轻,我偏要勉强”这样的结辩,要录节目,要接受采访,要被人长篇累牍地描写,赋予一些她自己都没想到的解读——比如“少数派”。

而当录音笔关掉的时候,她几乎是快乐地跳了起来。辩论赛比完了,这是假期前的最后一场采访。录音关掉,意味着那个身份也可以按下暂停键。

其实她和节目里一点也不一样。人小小的,声音软软的,既不慷慨激昂,也不咄咄逼人。倒是庞颖,全程坐在旁边打游戏,硬是打出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可靠感。

我把我的感觉说给她听,她笑得非常开心——也不知道是笑工作结束还是笑这些话,边笑边靠到庞颖肩上。

“是的,”她说,“我每天都在问——阿庞~我们今天的安排是什么?”

十二月的广州依旧燥热,满城永不凋谢的花与绿叶。她说完这句话时,夜幕刚刚落下一点。


本文系网易娱乐原创深度栏目《娱乐FOCUS》(聚焦)出品,由主力记者和编辑共同打造,直击娱乐圈各种内幕,解读热点事件和人物。

金舒 本文来源:娱乐FOCUS 责任编辑:金舒_NBJ432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首页 首页
网站地图 www.123tyc.com 1388msc.com www.33sbc.com
申博手机苹果版 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太阳城娱乐网33 太阳城线路检测
777彩票加拿大3.5分 卡卡湾国际官网 2016香港马会开奖记录 qq网络棋牌赌
www.99msc.com www.sb87.com 菲律宾申博88msc娱乐 www.msc66.com
菲律宾申博代理登录 申博太阳网上娱乐 申博管理 www.55msc.com
5888DZ.COM 277PT.COM 281tt.com 66sbsg.com 22sbmsc.com
548XTD.COM 588cw.com 378PT.COM 1112989.COM XSB838.COM
22sbib.com 181ib.com 778jbs.com 115sj.com 697SUN.COM
800xsb.com 716SUN.COM 333xsb.com 304sun.com 701SUN.COM